聚焦:支农项目支离破碎,如何攥成拳头?

时间:2020-01-19 来源:www.chinaxinghong.com

内蒙古奈曼旗平顶山村

带领村民在以支农强农惠农工程为代表的农村振兴战略指导下,种植耐寒抗旱的平杏树,大量群众和财产聚集在农村,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也存在一些问题,如缺乏可持续性和协同作用,这些问题迫切需要解决。

支农工程为农村振兴贡献“第一桶金”。

在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昂奈村的农业社区,道路都是硬化的,一排排现代化的棚子都是整齐划一的。据Onai村主任刘建伟介绍,Onai村整合项目资金183.5万元,科技扶贫资金300万元,内蒙古自治区特色工业村扶持资金100万元,资金转化为奶牛,并与农资公司以股份形式合作建设农业社区。前两年的收入将主要用于帮助贫困家庭摆脱贫困,后三年的收入将用于补贴村民的养老,帮助因病返贫的家庭,以及维护村庄的基础设施刘建伟表示,2017年,奥奈村村民与企业合作购买价值240多万元的青贮玉米,贫困家庭获得14.3万元股息,集体获得6.6万元股息。

在奈曼旗土城子村,村民马学良的家里有两个大学生,他们属于一个典型的贫困家庭,因为他们的学习很穷。两年来,马学良采取了金融扶贫贷款政策,陆续贷款6万元。“只有用这笔钱,我才建造了自动蔬菜温室。如果市场形势良好,成本可以在两年内收回。”马学良笑着说,他有信心今年“摘掉帽子”。

半月形访谈记者了解到,扶贫资金等支农项目的落地有效解决了农村发展前期资金问题,帮助农民收获了工业发展的“第一桶金”。

支农项目不能仅靠补贴维持很长时间

半月天访谈记者在河南省沁阳、安阳等地的农村采访中了解到,大多数“煤电”用户购买冷暖空调和油汀来解决冬季供暖问题,冬季供暖不仅耗能高,而且供暖效果差。一个冬天烧煤七八百美元就够了,一个月空调要几千美元沁阳市东河村村民徐海牛说。

据了解,为提高用户积极性,河南郑州、安阳、焦作等地出台政策,设备购置费最高补贴3500元,电价补贴0.1-0.4元/千瓦时。与邻近省份相比,这显然是不够的。例如,河北省购买设备的最高补贴为7400元。

国电网络河南电力公司市场部主任吴雨风表示,在许多地方电价补贴暂时为期一年。如果补贴在后期没有到位,它很可能被“反替代”,也就是说,农民将恢复使用煤炭取暖。

支农项目具有公益性,缺乏有效的市场运行机制。仅靠政府补贴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同时,一些支农模式存在的风险也需要关注。例如,在一些支农资金投资模式中,农民与企业合作社和企业联系很少,缺乏长期的利益保障体系,不利于自身产业致富能力的培养。

握紧拳头,齐心协力支持农业项目

目前,有许多部门参与农业项目的资金管理,它们都各司其职。“九龙治水”已成为“九龙玩水”。支农部门职能重叠明显,部门广泛存在

宋青香说,要进一步实现振兴农村的本质,更好地造福广大农村,就必须积极创建一个由农民、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参与的支持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记者李文哲安禄蒙)

责任编辑:梁炳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