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共享单车横行,但他却能把卖自行车这门生意,做到估值超10亿

时间:2020-01-08 来源:www.chinaxinghong.com

他来自陕西省的一个小镇。从北京大学毕业后,他不断开创自己的事业,完成了从媒体到互联网再到自行车的三个不同的生命周期。同时,他成了韩寒和蔡崇达的密友。

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媒体作为他的第一份工作,但在媒体行业工作了20个月后,他辞职并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辞职后,他于2004年创立了久邦数码。他在中国的第一款免费手机网络模型被《福布斯》誉为“无线互联网的黎明”。

然后,2012年,他决定出海,专注于开发基于安卓平台的移动互联网应用。20多种产品死亡后,他终于制作了一款基于安卓系统的“围棋桌面”。2013年,他注册了3亿多用户,在谷歌游戏(Google Play)的全球应用发布商中,下载量排名第一。

在2014年建立了一个成功的企业后,他辞去了久邦数码的总裁一职,加入了700自行车成为联合创始人。

一年后,他带领700自行车完成了总额为1500万美元的第一轮融资,正式估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同年,700自行车发布了四个名为“美术馆、百花、后街和银河”的新一代城市自行车产品系列。

他说他会让700自行车成为生活的一个品牌。

他是张向东,现在是700自行车的联合创始人,他把它建成了一家“马千里”公司,估计价值超过10亿英镑。

本期《对话千里马》已被邀请到张向东。主持人是他的好朋友作家蔡崇达。今天,这一对“好朋友”将与我们分享他们的内心体验和创业经历,从爱好到职业,从媒体到创业,从焦虑和怀疑到磨砺。看看这位“连续企业家”和“文学青年”如何打造自己的“骑快马”?

1谈论创业:用一生中最大的爱好创业既是幸运也是不幸。

把一个人所热爱的作为一项事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过多的接触、分析,甚至咀嚼一种“爱好”,都会很容易让人远离爱好本身带来的纯粹快乐。

当张向东谈到这一点时,他有些后悔。他告诉我,去年他骑马去意大利的时候,他总是想着骑行时的测试、表现、优缺点,这与过去完全不同,当时他只是享受着风吹在身上的感觉,想着晚上吃肉、喝酒。

但事实上他认为自己很幸运。一个人一生中最大的财富就是花时间在他喜欢的事情上。因此,当他相信互联网的时候,他毅然创立了九邦数码。当他热爱自行车时,他自发地选择参与700自行车的建立。

也因为这份爱,张向东说,“我做事时感觉更敏锐、更清晰”。

2像韩寒和蔡崇达一样,张向东被贴上“文艺青年”和“小城镇青年”的标签,有一点自信和一点自卑。

他热爱骑马和写作,出版了《皮囊》、《短暂飞行》和其他书籍。张向东一直被贴上文学青年的标签,也被认为是文学青年创业精神的创始人。

这种文学艺术也让他敏锐地发现,当知识支付和消费升级越来越被消费者接受时,文化的积累将成为品牌的沃土。

此外,在分析自己时,张向东还提到了他的小镇青年文化中的自卑和敏感。

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对话中,当主持人蔡崇达谈到这个小镇的年轻人的自卑时,张向东深深地感到,“就像我刚进入大学时一样,我的同学已经知道如何编程,但我甚至不知道打开电脑电源的钥匙在哪里。”

在700自行车中,这种自卑感更多地来自于它所从事的自行车行业。与欧美产品和品牌相比,它生产的产品远非国际化。

正是因为这种自卑情结,张向东一直能够认识到知识结构的缺陷。通过不断学习,他可以在生活和时代的变化中发现创业机会。

3对融资的理解正在逐渐改变,寻找资金的偏好、布局和阶段都是准确的。

当谈到初创企业的融资时,张向东也承认他的理解已经改变。

在他几十年的创业经验中,他发现基金也有自己的倾向

与此同时,张向东对初创企业和投资机构也有一些独特的看法。“第一,不要成为神话,第二,不要美化。第三,投资者和创始人可能会成为朋友。”

现在,中国的许多企业家,尤其是初创企业或年轻企业家,会误导投资者。然而,就投资而言,双方对接的实质是高质量资源的自由选择和组合。虽然有一定的利益博弈关系,但更多的是基于相互信任和价值观。

其次,投资者和企业家应该是朋友。只有当每个人都同意并有默契时,投资才能成为长期价值。

4创业的痛苦:20多种产品在年会上死亡,眼泪夺眶而出。后来,调整心态的秘密被发现了。

当谈到创业带来的焦虑时,张向东深受感动。其中,在“围棋桌面”之前,公司已经孵化出20多种产品。甚至他也不知道哪个是战略产品。他一个接一个地把它投入市场进行实验。如果他做不到这一点,他会切断他的联系,而被解散的队伍也不会两手空空。在一次年会上,张向东甚至大声疾呼。

但是后来,张向东开始逐渐调整自己的心态。对于创业来说,没有什么是一帆风顺的。创业就是不断解决问题。创业的乐趣也在于解决问题。

在那之后,张向东找到了一种通过骑自行车来缓解焦虑和压力的方法。与此同时,骑自行车去张向东也在慢慢变成仪式的存在。

他说他过去常常选择无人驾驶的路线一路骑行,耗尽体力,只是为了享受路上更多的焦虑和孤独,然后逐渐平静下来。

创业有点像骑马。在漫长的旅途中,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节奏,让节奏和方向随心所欲地移动,变得像呼吸一样自由。

如今,在一个民族焦虑的时代,企业家需要学会远离生活,控制自己的生活节奏和空间,花一点时间从更高的角度思考企业的战略方向和产品选择等宏观问题,拥有并保持工作和生活分离的能力。

尽管张向东一直被贴上文学青年的标签,但他反对风格化或文学企业家精神。放弃预设程序的幻想,创业是一个残酷的商业游戏。遇到问题和解决问题是真正的两个部分。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