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之雷:中国第三方财富管理的生存悖论

时间:2019-12-27 来源:www.chinaxinghong.com

最近,我收到许多读者的后台信息,问我对诺亚财富的七月雷雨有什么看法 事实上,诺亚不是一个特例。近年来,财富管理公司如雷贯耳。 然而,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打雷。中国的“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长期以来饱受困扰。 这场“灾难”不仅是企业的商业伦理灾难,也是市场体系、法律环境和宏观经济趋势等深层次问题造成的“灾难”。因此,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让我们回顾诺亚事件:7月8日,“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noah wealth)传出踩雷34亿的消息。 诺亚的戈菲尔资产(Gopher Asset)发行了收益率为7.7%的私募股权基金(创世核心企业私募股权基金)。该基金是一家名为成兴国际的公司,提供了34亿英镑的供应链融资。结果,成星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被捕。 但这并不是最奇怪的 在歌斐资产的产品发行说明书中,该基金的投资目标是成星与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因此,京东很快发表声明称,该业务与京东无关,成星国际涉嫌与京东伪造合同。 此后诺亚不想不甘示弱,还说要起诉京东,于是罗胜门被踢了一脚。

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么,诺亚京东是对是错。对于诺亚产品的投资者来说,这是一场“摧毁财富”的雷声。诺亚34亿资本中还有多少只能由命运决定,还有多少家庭会度过不眠之夜。

然而,诺亚并不是唯一一家从2018年开始涉足雷暴的

表格1  2018年至今暴雷的第三方独立财富管理公司.jpg

Form 1第三方独立理财公司

从2017年开始,在中国9家最大的第三方独立理财公司中,有7家已经涉足雷暴,产品超过20种,涉及金额超过135亿元。 坦率地说,“第三方独立财富管理”曾经是热门话题,现在却陷入了违约的泥沼,成为继P2P之后又一个中产阶级财富的绞肉机。

要理解为什么中国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如雷贯耳,首先要理解“第三方财富管理”的概念

什么是第三方?简而言之,金融市场只不过是两个目的:资产目的(如银行、信托、基金产品)和基金目的(个人和机构) 因此,所谓“第三方”是指独立于银行和基金,这些金融机构(资产方)站在客观中立的角度,帮助个别机构客户进行财富管理(如分析客户的财务状况、财务需求、判断和选择投资产品、制定投资计划等)的模式。)

20世纪70年代,第三方财富管理在美国蓬勃发展。 当时有一些特殊的历史背景:美国中产阶级的全面崛起,金融理论的爆炸性发展,包括衍生工具在内的各种金融投资工具日益丰富。 加上美国个人养老金账户74年的改革,养老金的投资收益免税这使得美国市场的资本和资产两方面都更加复杂,从而催生了以“中介服务”为核心的第三方财富管理 这里“第三方”的作用是(1)减少信息不对称,和(2)防止金融机构以次充好出售自己的资产

所以第三方财富管理的兴起有几个先决条件:

首先,资产方和资本方都足够富有,也就是说,投资者有钱,金融家有好的投资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信息中介服务来帮助完成搜索和匹配工作。

第二,“第三方”需要有很强的专业能力来完成更好的搜索和匹配工作,减少市场摩擦。

第三,有法律依据确保“第三方”的责任和权利明确划分,否则“第三方”很容易变成灰色地带。

第三方财富管理的概念从2008年开始在中国出现,并在2012年至2015年间变得非常流行。 与美国的情况相似,这一时期也出现了“资产侧”和“资本侧”的双向富集:

经过几十年的快速增长,中国积累了相当多的私人财富,“资本方面”已经相当丰富。 2008年的宽松政策给市场“添了水”,资本一下子涌入大山。大量资本正在设法增加价值并保持价值空 另一方面,市场上有两种趋势。一是“4万亿”刺激政策带来的大量投资机会,如公基钢铁和房地产。另一个是放松金融监管,2007年发放信托许可证,以及监管机构在2012年后完全放开代理许可证(包括私募和公开发行)。资产管理行业突然进入竞争态势,市场中的“资产方”变得丰富起来。

因此,2008年后,中国的财富增长效应、宏观自由化和金融监管自由化趋势使得资金和资产充裕,为第三方金融管理的出现创造了先决条件。 房地产信托等许多项目已经打包并不断投放市场,这推动了对“产品销售”的需求市场对“金融零售商”的需求 此时,第三方财富管理充当销售经纪人:他们从机构批发产品,雇佣大量“金融顾问”向客户销售,并从中提取高额佣金。

换句话说,中国的第三方理财公司从一开始就没有提供“专业知识中介服务”,而是以“销售经纪人”为盈利模式。 事实上,细心的人会了解诺亚财富等企业对“财务顾问”的招聘要求一般来说,要求是“5年以上的销售经验.奢侈品、豪华车、房地产销售经验者优先” 在这方面,诺亚并不孤单。横田、大唐和举牌都是这种模式。

就我个人而言,在研究了这些招聘要求后,我开始质疑这个模型。原因很简单。财富管理是一个需要高度专业和经验的职业。 除此之外,我们团队中的所有金融医生现在都非常小心地为他们的家人提出一些投资建议,他们不敢支持他们。 一个出售房地产和奢侈品的非专业年轻人敢于分析金融产品的风险和收益,并“管理”几十万到几千万的资金?这种勇气不应该由“专业能力”带来。只有经过思考,梁静茹才能给出答案。 从根本上说,这种“销售经纪人”模式的“财富管理”很难“管理”,在风险控制方面也不能“独立”和专业化。

再看一下市场体系环境 与直接融资为主体、主要机构接近完全竞争的美国相比,中国资本市场是银行体系中的主导市场,其他大多数机构都从事资本渠道业务。 在这个生态链条中,第三方财富管理处于链条的末端,不仅无法获得最佳质量的资产,而且对市场波动和较高风险也有较大的反应。

此外,与金融立法完备的美国不同,中国的现代金融市场仅经历了20多年,监管立法储备落后。新金融商业模式的监管、立法和执法处于探索阶段,因此为“钻石空提供了相对较大的空范围。因此,中国的金融市场总是好坏参半,尤其是对于第三方理财市场。 许多财富管理公司出售质量相对较差的资产。 严格地说,这是次级信贷产品市场。 这件事在业内不是秘密。许多财富管理组织也知道他们的潜在逻辑很弱,所以更大的组织开始转变为“资产管理”。 例如,诺亚自己建立了戈菲尔资产公司(Gopher Asset),这次事故的产品由戈菲尔资产公司发行但一旦这种“转变”发生,就不会有“第三方”的概念 诺亚出售Gopher资产发行的产品,即他自己出售的商品和他左手和右手出售的商品。 独立性无法保证。

稍加理性分析就会发现,我国市场的制度环境、法律基础和专业能力使我国第三方理财市场处于“高风险、强投机”状态 然而,由于2008年有足够的水,漂浮在水面上的浮游植物也能“吸收雨水和露水”,生活得很好。 然而,一旦气候变化进入旱季,水位下降,生态发生变化,生态链末端的物种将自然首当其冲。

自2015年以来,中国经济转型的“新常态”受到依赖大量投资的粗放拉动模式的制约。经济增长下降,投资机会减少,项目萎缩。 随着2015年P2P行业风险的暴露,金融监管悄然进入“严格”和“艰难”阶段。 特别是2017年后,为了防范金融快速自由化积累的风险,整个市场开始实施金融去杠杆化和“渗透”底层监管。有必要梳理和规范各种渠道业务和“创新”产品很快,这些宏观和监管变化暴露了第三方理财行业的内在风险:

随着投资项目的减少和信贷的萎缩,资产规模也随之萎缩。在这种情况下,第三方理财只能转向质量较低、风险较高的产品,以保持盈利能力。 因此,经济越低迷,监管越严格,第三方理财销售的产品质量越差,市场越混乱。 2018年,中国经济周期下滑,投资意愿下降,信贷规模萎缩。为了生存和追求利润,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只能转向更“不合格”的资产出售或直接销售)。在这样一个“负螺旋”下,财富管理公司踩在雷声上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新常态”。

套用一句粗俗的文学语言,“命运给予的每一份礼物都有秘密标明的价格”(茨威格)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